上一版  下一版  
2013年9月11日
返回首页 标题导航 版面导航 版面概览  
007
要闻
放大 缩小 默认
10年贪腐4755万元 边“吃”铁路边升迁
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张曙光涉嫌受贿昨日受审,当庭认罪
  被告人张曙光在庭审中 新华社 图 本版稿件据新华社、央视
  昨日,被告人张曙光被带入法庭。新华社 图

  当了高官还想当院士,巨额花费让企业“埋单”;带着老板参加饭局,为招投标“牵线”获利;10年贪腐路边腐边升……原铁道部副总工程师、运输局局长张曙光涉嫌受贿案10日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庭审直击

  高铁第一人承认全部受贿指控

  56岁的原铁道部副总工程师、运输局局长张曙光涉嫌受贿4755万元一案10日在北京市第二中院开庭审理。张曙光当庭表示认罪,对公诉机关具体指控的情节认可。经过庭审,这位“高铁第一人”的真面目逐渐揭开。

  “都是事实,我全认”

  10日9时35分,张曙光到庭。面容消瘦、鬓角发白,站在被告席上的张曙光没有了往日的气派。

  据检方指控,张曙光的受贿自2000年就已开始。2000年至2011年间,张曙光先后利用担任铁道部运输局装备部客车处处长、运输局装备部副主任、运输局局长等越升越高的职位便利,接受14家公司的负责人的请托,为上述公司解决列车使用、列车配件业务、招标代理工作等提供帮助,谋取利益,为此收受或索取上述单位负责人给予的款物折合人民币共计4755万元。

  公诉机关认为,张曙光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应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在公诉人宣读完起诉状后,张曙光当庭表示:“都是事实,我全认。”

  行贿人基本是“老乡”

  值得注意的,张曙光接受的贿赂,基本来自他认识多年的熟人。他们以人情交往为借口展开权钱交易,张曙光多次称与行贿人是“老乡”“多年的关系”。在中国高铁建设过程中,张曙光把许多高铁项目交给多家私企,在这些企业获取巨大利益的同时,他本人也从中收取巨额贿赂。

  在下午庭审的最后陈述中,张曙光声泪俱下。“我是个能吃苦的人,要那些钱干什么?”张曙光说,“人最怕思想放松,思想松了,人就会变,取得一定的成绩后,就放松学习,追名逐利,想评这个想评那个。在犯罪的道路上,从小到大,渐行渐远。”

  关注

  指控受贿4755万元 列车配件回扣占97%

  媒体曾报道过高铁的天价采购:一个自动洗面器7.2万,一个洗面台2.6万,一个感应水阀1.28万,一个卫生间纸巾盒1125元……这些昂贵配件的背后,是北京、青岛、无锡等地的一批高铁供货商。起诉书提及的13家行贿企业,10家与列车配件有关。这10家企业涉嫌行贿总金额为4594万余元,占指控总金额4755万元的97%。其中生产机车、微机网控系统、空调系统等高端设备的企业,一般行贿的金额比较高,从几百万到上千万;而承揽门窗、座椅等项目的企业,行贿的金额较低,一般在几十万元左右。

  三大焦点

  张曙光贪钱贪色贪荣誉

  追溯张曙光犯下的罪行,离不开他对金钱、地位、女色的贪婪,而所有的这一切,更离不开他掌握的特殊权力。

  金钱——饭局上的顺水推舟

  10日上午法庭调查的第一起受贿事实,便是张曙光接受广州中车公司法定代表人杨建宇的请托,为“蓝箭”列车处置以列车空调招投标等问题提供帮助,多次收受杨建宇给予的字画、瓷器、手表,装修房屋费用等款物,共折合人民币1050万多元。

  张曙光在庭审中表示,自己并不直接和相关机车生产厂打招呼,只是多次带杨和厂长们一起吃过饭。某机车生产厂负责人作证时表示:“这些年我经常和张曙光吃饭,每次他和我吃饭都带杨,我认为他的意思很明确,暗示我他和杨的关系不一般,我们不敢得罪杨,更不敢得罪张曙光,所以在招标上,能关照就关照,对杨的付款也会及时一些。”

  检方指控称:2005年至2009年,张曙光三次向今创集团总裁戈建鸣索取钱款共计人民币800万元。张曙光表示,他和戈的父亲是老乡,在今创集团的某合资项目中,他作为政府主管领导,在谈判中发表倾向性意见,将外方的要价从上亿元压到几千万元。对此,张曙光在庭上说:“几次向戈要钱,心理存在明显扭曲。在他们企业的发展过程中,我给了他们很大帮助,我需要用钱,向他们要一点,对他们来说是九牛一毛。”

  女色——情人月吃空饷1.6万

  女色是张曙光疯狂敛财的重要动力之一。张曙光供认,2006年认识情人杨某后,感到手头很拮据,戈建鸣表示需要用钱就找他,张曙光就打电话给戈要求帮忙,戈给张送上一个黑色拉杆箱,里面是200万元现金。

  而杨建宇证言显示,张曙光的另一情人罗某提出自己在单位演出不多,一个月只有五六千块钱。杨马上提出,可以请罗某到他北京的公司上班。后罗某和杨在北京的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工资每月1.6万元,前后杨为罗某支付了三四十万的工资。杨建宇表示,罗某从没做任何工作,聘请她只是一个托词,纯属为讨好张曙光。

  杨建宇为了讨好张曙光,在罗某身上花费了大量金钱,可谓有求必应。杨建宇称,曾安排罗某到香港旅游,并购买一块价值达二三十万港币的手表;有一次,罗某提出换车,杨建宇很快赞助30万元;另一次,杨建宇与张曙光和罗某在一起言谈间,罗某提出看中一款手表,杨建宇立刻从附近直接提取现金50万元送给罗某。

  荣誉——为参评院士多次索贿

  身居高位的张曙光并不满足于官位,还一直努力当“学霸”。

  张曙光曾于2007年、2009年两度参评中科院院士,均未如愿。张曙光称,他先后3次向今创集团总裁戈建鸣索取钱款共计800万元、两次收受武汉正远铁路电气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建新共计1000万元、收受北京博得交通设备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陈丙玉钱款人民币500万元,均与参评院士“需要花钱”有关。

  张曙光表示,他第一次参评时,在为参评做准备时,戈建鸣表示参评院士需要花钱,主动提出“花钱就找他”,问张需要多少钱,张说200万元差不多。第一次参评后,张落选,戈说钱没花到位,又给了张300万元。2008年,张曙光为第二次参评做准备,戈再次给张300万元。

  据了解,为了参评过程中准备“学术成果”,张曙光曾花钱组织多位专家学者写书,并以张的名义出版。

  部分受贿明细

  武汉正远铁路电气有限公司 1850万元 

  广州中车轨道交通装备公司 1050万元 

  今创集团 800万元 

  北京博得交通设备有限公司 500万元 

  吉林省金豆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200万元

  双双集团有限公司 129万元 

  苏州市苏城轨道交通设备有限公司 30万元

  无锡市万里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15万元 

  青岛亚通达铁路设备有限公司 10万元

  青岛四方新诚至卓客车配件公司 10万元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Copyright©2004 重庆商报社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渝ICP备05001410号 联系电话:966965

技术支持: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