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衣橱“衣二三”关停 生不逢时还是伪需求?

版次:004    作者:重庆商报-上游新闻记者 韦玥来源:    2021年07月15日

重庆商报-上游新闻记者 韦玥

“感谢再见,后会有期。”14日,打开共享衣橱“衣二三”APP,主页写着这八个字。这家创立于2015年的共享衣橱独角兽,将于2021年8月15日关闭服务。

共享衣橱是指人们线上预订租借衣服,再由快递寄到家的模式。最初从国外传到中国。

2015年国内更是有超过十家相关公司成立,获得资本青睐,后续一轮洗牌大部分项目倒闭,衣二三、女神派等成了为数不多的“幸存者”。

随着衣二三关停,共享衣橱没落到底是生不逢时还是伪需求?

一时风光

成独角兽

“499元能买件什么衣服?大概连大牌经典款T恤的一半都买不到。但在衣二三,499可以一个月内不限次数换穿全球时尚。”

这是衣二三早期的推广之一。衣二三成立于2015年,创办人为前媒体人刘美媛,曾供职于旅游卫视、时尚芭莎等媒体。平台主打包月租衣服务,用户支付月费,即可按照平台规定,租赁或购买平台上的服饰,30天会员期内不限次数换穿,每次可下单三件衣服。

“出去玩的时候为了拍照临时租过。”网友小王回忆起使用衣二三的经历,当时她叠加优惠第一个月会员费花了大约200元,觉得很超值,度假回来后,她又租过几次。

“上面有很多大牌或是轻奢的衣服,风格、样式多,可以每天穿不重样的。平台还会随机发买衣服的优惠券,相当于先试再买。”小王说,最初她图个新鲜,后来觉得租衣服寄取快递也比较麻烦,就没再尝试。

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共享衣橱概念在国外出现,并于2014年走进国内。

衣二三在初期很快受到资本追捧,天使轮就拿到了曾投过滴滴的投资人王刚的数百万元投资。2015年年底到2018年期间,拿到金沙江创投、红杉、IDG、软银中国、真格基金、阿里巴巴等明星投资机构的多轮融资。其中最大一笔为5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

一时无限风光并成为独角兽。

自2015年起,该赛道更是涌现出超过10家项目,有女神派、衣库、多啦衣梦、魔法衣橱、托特衣箱等等。

当时,伴随着共享经济概念的火热,共享衣橱成为热度仅次于共享单车和共享充电宝的赛道,多个项目拿到投资。女神派拿到了1800万美元A轮融资,多啦衣梦拿到了12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光环退去

风波不断

共享经济的浪潮退去成为共享衣橱的转折点,包括魔法衣橱、爱美无忧、有衣、摩卡盒子等平台陆续停止运营。近年来仅剩衣二三、女神派和托特衣箱三足鼎立。

仅存的项目,也是风波不断。

2018年10月,就有媒体曝出衣二三在未提前告知用户的情况下单方面修改协议内容。根据原有的合约,用户在下单后48小时内就可办理新单。但在新改的合约中,用户的租衣下单周期被延长到了72小时,同时还要求用户在收到新衣箱24小时内还衣,并取消了年卡用户10分钟锁定和8折购衣权限。衣二三对此回应称,修改规则是因为“旧规则成本太高,难以获利”,且今后都会按照新规则执行。

2019年,衣二三又被曝出“自动扣款”“货不对版”等投诉,出现了大规模的用户退潮。

差不多同一时期,女神派遭遇大规模用户投诉。有用户表示,2019年7月女神派更改新规则,将原本的“将美衣整齐叠放在环保衣袋中、往返包邮、下单48小时后可下新订单”等更改为“多用快递泡沫袋及无防尘袋寄出、仅收货免运费,返件超额自付邮费、签收4天后可下第二单”等。同时,还有投诉称其“虚假宣传”“退款难”。

天眼查显示,女神派两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涉案金额合计仅17万元。

2020年遇上疫情,服饰行业整体遭到打击,共享衣橱受到波及,日子更难过。

生不逢时

还是伪需求?

从早期受资本追捧到如今没落,共享衣橱到底是生不逢时还是伪需求?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王鹏分析称,共享衣橱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真正的共享经济,更多的还是分时租赁,该模式想把非标准化服务变成标准化服务,存在包括市场维护、衣服维护和清洗等等高额成本,“它没有把真正需要租借衣服、能够产生大量利润的群体覆盖到,跟市场错配导致这个商业模式难以为继。”

王鹏告诉记者,共享经济,是在没有增加基本的情况之下,实现了资源优化配置。“共享衣橱,我觉得类似于一个在线租赁平台,并没有把每一个消费者闲置产品实现资源优化配置,实现共享。”

实际上,业内也有分析称共享衣橱成本过高、收入单一。

“从商品选购,物流仓储建设,再到后期的清洗和维护,平台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有分析人士称,共享衣橱平台由于知名度低、采购数量不稳定,和品牌议价空间小,前期需要花费大量资金购买衣服供用户租赁,后期还要承担购买新款衣服等新成本支出。

也有分析称,共享租衣是生不逢时,在大家普遍对物质的追求没有那么强烈的时候,共享租衣才有存在空间。

作为当年共享经济热度最高的前三名,除了共享衣橱没落外,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经过洗牌如今已进入平稳发展时期。那么到底什么项目适合“共享”?

“一带一路”商学院联盟智库产业发展部主任仇文旭表示,共享经济的本质是“低效高用”,即低效资源高效利用,把闲置时间较长的低效资源进行价值创造,是增加资源的使用效率,本质上并没有增加额外的固定资产和成本。而伪共享项目本质只是借用于APP的租赁项目,重新投入了资产成本,所以就不属于共享经济的低效高用逻辑,比如各类打车软件就是共享经济,而共享单车本质是租赁生意。

他进一步分析,共享与租赁,前者是盘活低效资源,较后者成本投入更低,如果共享衣橱项目不是购买新的衣服进行租赁,而是盘活其他企业的闲置可租赁衣物,这就是一门轻资产的共享经济模式,所以产权、租赁权、使用权三种权利分开,才能降低共享项目的运营成本。而无壁垒的租赁生意最终定会变成市场竞争,逐步降低利润率,慢慢的造成花完前几轮VC的钱,经营上逐步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