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从科技过会 或成“AI四小龙” 第一股

版次:003    作者:重庆商报-上游新闻记者 严薇来源:    2021年07月22日

重庆商报-上游新闻记者 严薇

7月20日,与商汤、旷视、依图并称为“AI四小龙”的云从科技通过了上市委员会审议。而在此之前,云从科技已经经历三次问询,不出意外,云从科技将成为首只“AI四小龙”科创股。

招股书显示,云从科技2018年、2019年、2020年营收分别为4.84亿元、8.07亿元、7.55亿元;净亏损分别为2亿元、17.63亿元、7.2亿元。云从科技此次募资37.50亿元,募集资金所得净额将全部围绕其人工智能技术的研发展开,以持续提升人工智能方面的技术实力及产品能力。具体包括人机协同操作系统升级项目、轻舟系统生态建设项目、人工智能解决方案综合服务生态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

天眼查APP显示,云从科技成立于2015年,由周曦创立,其注册资本6.28亿元。同年5月4日,重庆中科云从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云从科技开始了广州、重庆两地发展。

云从科技孵化于中国科学院,最初以AI视觉扬名产业内外,如今定位为一家提供高效人机协同解决方案提供商,是同时承建三大国家平台,并参与国家及行业标准制定的人工智能企业。目前主要业务布局在智慧金融、智慧商业、智慧出行和智慧治理这四大场景。

成立至今,云从已经进入了C轮融资,完成了11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超过53亿元。

相较于“AI四小龙”的另外三家企业,云从的总融资金额虽不算拔尖,但是投资者阵容却十分抢眼,不但有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上海国盛、广州南沙金控、长三角产业创新基金等政府基金,而且还有工商银行、海尔金控等产业战略投资者。

早在2020年8月,广东证监局公示云从科技开始进行上市辅导。去年12月3日,云从科技科创板上市申请获得上交所受理,此次上会前,其共接受了两轮问询。首轮问询涉及失控人及特别表决权、股东、员工股权激励、持续亏损、产品、行业特点及市场竞争状况等29个问题。第二轮问询则关心公司核心技术、数据来源及其合规性、主要产品、行业特点及市场竞争状况、贸易保护政策、预计持续亏损等21个问题。

不过,云从科技的上市之路并非一帆风顺。3月的最后一天,上交所公告称:云从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因发行上市申请文件中记载的财务资料已过有效期,需要补充提交。根据《审核规则》第六十四条(六),本所中止其发行上市审核。

6月2日,上交所公告称:根据《审核规则》第六十六条,《审核规则》第六十四条(六)所列中止审核情形消除,本所恢复云从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行上市审核。至此,排除“中止期”。从上市受理到过会,云从用了5个半月,成功跻身“AI四小龙”首家过会的企业。

对于目前的云从科技而言,过会仅仅是刚刚迈出第一步。长久以来,AI公司营收与公司估值无法匹配,是其上市难的核心原因。

云从科技在招股书的风险提示中也提及,公司所处行业竞争激烈,后期需要不断投入研发,短期无法盈利,未弥补亏损存在持续扩大的风险。公司面临着商汤科技、旷视科技、易图科技等人工智能企业的竞争,也面临着海康威视等视觉设备厂商推进对产品进行人工智能赋能转型的挑战,整体市场竞争较为激烈。

2019年,云从科技表示亏损扩大的主要原因为公司实施股权激励,确认股份支付费用13亿元。截至2020年6月末,公司合并口径累计未分配利润为-10.3亿元,公司尚未盈利且存在大额未弥补亏损。

在AI领域,云从科技显然不是“AI四小龙”唯一一家冲刺IPO的企业。随着科创板于去年放开,“AI四小龙”开始上市赛跑。

旷视、云从科技、依图科技纷纷在2020年11月之后提交上市招股书。

提交上市申请的受理顺序来看,依图是第一个。然而,恰逢科创板“收紧”上市标准,以及其他种种因素影响,今年6月30日,依图“终止”IPO,主动撤回上市申请。

旷视则是在港交所IPO失利后将目标转向了科创板。

对于商汤,早在去年下半年就有传闻称它将在港股上市,而今年初,还有消息称商汤已经在内部开会启动A+H股上市。但商汤对此称,市场传言,不予置评。